新闻事件: 晋江村民瞒报致3000多人被监测事件:一个人搅动一座城

拉菲app讯:

俗话说,“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煲汤是细活,煲一锅味道鲜美的汤,需要耐心和厨艺。一碗热气腾腾的好汤上桌,是一桌人的期盼。但不幸,大刹风景的事发生了,一粒老鼠屎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掉进汤碗,一番努力和美好期待成了泡影。

一桌人大骂老鼠,恨不得将揽局的老鼠揪出来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老鼠屎确实一无是处,连扫去做肥料也遭农民嫌弃。这个春天,病毒如这粒老鼠屎,搅乱了国人一整个春节的步伐。

如果把上了微博热搜的晋江人张某某比作这场疫情中的一粒老鼠屎,相信民意中不会有太多人有异议。因为他的自以为是、信马由缰,瞒报信息,导致52名密切接触者被集中医学隔离观察,91名重点关注对象被实行居家医学观察,3557名一般接触者被实行医学随访,并全程管控。截至目前(2月5日),张某某所在的晋江英林镇,确诊病例10例。截至2月5日13:00,微博话题#晋江村民瞒报致3000多人被监测#阅读量达到1.9亿,3.9万人参与讨论。

张某某的轨迹

综合媒体报道和自媒体披露,张某某一家四口(他、老婆、爸妈)于1月20日从武汉返回晋江英林老家,当时均无症状。

次日,他去伯父家,看望卧病在床的奶奶,当天和他接触的人,还有在照顾他奶奶的二姑。当天,他还参加当地的民俗游禄活动,22日又参加民俗宴请活动,该活动共计3000余人参加,和他同桌吃饭的有十几个人。

23日,张某某身体出现不适,自己去了两趟医院,拿了点药。期间,他开车和同是从武汉回来的弟弟(非同一批)去南安,在他弟弟的女朋友家坐了会儿,然后三个人一起回晋江。当天他再到伯父家,弟弟和弟弟的女朋友也看望了奶奶。

24日,他参加了村子里的一场户外露天的婚宴,有近千人参加。

25日,张某某出现身体不适,但没发热,去镇卫生院看病,卫生院建议居家隔离观察。

27日,居家两日不见好转的张某某,出现发热症状,又去镇卫生院复诊,卫生院紧急联系120送晋江市医院。

28日,患者样本从晋江送至泉州疾控中心,确诊为阳性。随后,患者的二姑和奶奶先后被确诊。

从28日至31日白天,晋江、泉州两级疾控中心人员找患者做流行病调查,患者严重隐瞒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行程,谎称从菲律宾回来。后经公安机关和通信运营商配合,通过手机基站定位还原出其活动轨迹,重新比对、问询,患者这才如实相告。

31日晚,患者的奶奶因病过世。后事由村支书、村委会主任负责安排人处理,遗体紧急火化。

这就是事件的大致经过。

从官方披露的具体数字判断,自媒体所称的两场活动的准确数字略有出入。该事件由央视新闻客户端、新京报于2月5日先后曝光,众多新闻媒体、自媒体紧随其后,很快形成网络舆情。有媒体更是直接称张某某为“晋江毒王”。

这样的舆情,显然大出当地官员的意料之外。很快,泉州警方通报,张某某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当天下午,新华社报道,披露了更多信息,包括:

其一,张某某自武汉返回晋江后,当地镇政府和卫健部门对其提出居家隔离、不得外出的明确要求,但张某某仍私自外出和走亲访友、参与聚会,造成不良后果。

其二,通过摸排轨迹及流调材料互为佐证,以及一般调查对象健康监测,经综合研判,从1月22日至今,该案例出现确诊、疑似病例均为张某某亲属,有流行病学关联,且同桌用餐并有日常密切接触,而其他参与聚集的人员在隔离、健康观察中暂无发现异常状况。

其三,晋江对5名履职不力责任人进行问责处理。

5人均为镇、村干部,具体谁,问责到什么程度,没有更详细的信息。

和一些舆情一样,这起事件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事件在网络暴发前,当地、本省均无媒体作过单体事件的报道,当地考虑到各种影响,未主动向媒体通报。

关于个人担当

对这场突如其来席卷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国人先麻痹大意,后焦躁不安。张某某就是个麻痹大意的典型。但凡有良知的人,都不会有主动加害于人的故意,何况从张某某回到晋江后的行动轨迹看,他率先和频繁接触的,是他最亲近的人。显然,那时候,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危险。当时,年关逼近,人们都在准备着借回乡之机访亲走友,密切联络,张某某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个有毒的人。甚至,为了豪爽地参加民俗活动和婚宴,不让人怀疑和提防,他还自信而故意地隐瞒自己的行程,以博得他人的信任。

如果不是后来形势严峻,不以为意的大有人在。甚至,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有个感冒、发烧,就在家里扛着的,也并不少见。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在《鼠疫》中发出惊人之语:“世上的罪恶差不多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过于自信和大意,有时候和愚昧是划等号的。

根据当地的通报判断,张某某的大错,在于把自己从武汉回来这一事实隐瞒,造成了当地对事件的误判。

所以,疫情面前,每个人的自觉和担当,如珍珠般珍贵。张某某的错,也给他人造成了震慑。据笔者所知,昨天这事公开后,有个途经湖北回泉州过年的家长,就主动向泉州某所学校如实上报了自己的行程。而此前,班主任已连续多日统计班上每位学生家长的往来接触情况。笔者猜测,这位家长应该是在多番心理博弈下最终做出了妥协。

难免有人会错误地认为,若如实报告了行程,可能会被不厌其烦地登记、反复询问、持续打扰,甚至被歧视,所以不愿意配合,对基层村居干部爱理不理。孰不知,这样的逃避、隐瞒,不仅威胁他人健康,也耽误自己治疗。

关于法律责任

据新浪微博@福建检察披露,“2月4日,福建泉州晋江市人民检察院提前介入当地英林镇新冠患者张某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据观察者网采访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的熊超律师认为,从此事目前的发展来看,张某某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刑事行为,普通拘留也会转变为刑事拘留。

而人民检察院的介入,也是根据《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而作出的决定。

第一百一十五条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过失犯前款罪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一百一十四条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据熊超律师推测,若张某某事先隐瞒的只是自己“从武汉回来”的事实而并不知道自己感染新冠病毒,也就是属于“过失犯罪”,那么将会被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如若张某某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被确诊,却仍旧不居家隔离,反而明目张胆去参加各种宴会,也就属于故意隐瞒范畴。另外,目前的结果是3000多人被影响,如若造成严重后果,如部分隔离的民众被确诊感染,张某某可能会被处三到十年有期徒刑,如果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则面临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关于舆情制造

从传播学的角度讲,信息只有传播才有价值。传播的信息,只有被关注,才实现了它的价值。关注的聚集就是舆论。

有个逻辑,媒体不嫌事大,事件不嫌平台大。在传播去边界化的时代,舆论的形成,未必率先靠媒体,但媒体在事件传播过程中一定起到聚集的作用。试想,一起可能聚集的事件,是主动邀请媒体报道带来的压力大,还是被媒体或自媒体无限放大后被动报道造成的危害更大?可惜,在这方面,事件的属地政府往往心存侥幸,瞻前顾后,多数都想办法瞒和藏,这是不了解传播带来的被动。

就晋江张某某这起事件而言,当地政府早就采取了措施,但显然没有及时通过媒体主动曝光,后被新京报以一篇《晋江一男子武汉返乡多次参加宴席致四千余人被隔离》引爆,一下子让当地干群手忙脚乱起来。实际上,确切地说,绝大多数是居家观察,而不是集中医学隔离,称“四千余人被隔离”,是模糊表达,不明真相的人,容易将之过分解读,争相传播,加上自媒体推波助澜,很快就在网络上制造成舆情事件。

假如,当地政府如能及时而主动地对此事件进行通报,做到公开、透明、坦诚,相信负责任的媒体大体上能予以客观而准确地作报道,这样的舆情有可能就能避免。

但舆情的形成,在其必然性的背后,从来都有其突发性,让人猝不及防、措手不及。这样的事件,也给各地的地方政府、公职人员上了生动的一课。

图片|新浪微博@金算算

编辑|叶翔宁

心静则不躁,气清以逾明。

揉木为耒∣ 原新闻标题创 原味 原心

新闻事件

最新文章